凌皓秦雨欣蕊蕊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相拥而眠

19天前 作者:骑卷江山

黑漆漆......

静悄悄......

四下皆无人......

阴飕飕......

冷冰冰......

人鬼分不清......

颤巍巍......

心慌慌......

想逃无处逃......

明月下意识地向后退缩了一步......

李永康立即就向前紧逼了一步......

明月的心头“怦怦怦”地乱跳......

李永康的呼吸声也越发地粗重......

明月禁不住想要趁机夺路而逃......

李永康立刻伸出手拦住了去路......

明月转头就向另一个方向疾走......

李永康立马又挡在了她的身前......

“哼哼!想跑?!不管这鸟人的死活了?!”

李永康阴恻恻地冷哼了一声,身子又故意往明月的身上,“用力”地强行贴了上去......

明月脸色煞白地闭紧着嘴巴,不断地一步步向后退却,最终被逼到了退无可退之地......

“噗”的一声......

明月慌乱之中,不小心踩到了,还在昏迷之中的刘蟒......

李永康的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可除了“唏嘘”不停的北风吹过......

刘蟒依旧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处......

“哼哼,公主殿下就是公主殿下,就是比那些乡野村妇聪明!那些蠢货动不动地就喜欢瞎叫八叫,搞得老子一个烦躁就杀了她们!”

明月的心头立时“咯噔”了一下,紧绷的小脸上也越发没了血色......

“嘿嘿!只要公主殿下好好从了老子,一会儿俺一定让公主殿下欲仙欲死!嘿嘿哈哈哈!”

李永康笑容猥亵地翘着嘴角,双手更是直接解起了裤腰带......

那“悉悉索索”的骇人声响......

那“哼哧哼哧”的粗重呼吸......

那“扑鼻而入”的酸臭味道......

“不!不要过来!”

明月浑身发颤地哀求了起来......

“嘿嘿,公主殿下......,不要怕......,俺老李以后肯定会对你百依百顺的......”

李永康猴急地解着裤腰带,嘴巴里还不停地说着各种,让人“欲罢不能”的下流话......

可就在这时!

明月竟是突然抬起腿,对着李永康的胯下,就是狠命地一脚踹去!

可李永康却只是一个侧身,就避开了明月的这一击......

明月立时从怀里掏出了锋利的匕首,对着他的胸口就用力地捅了过去!

李永康一边提着裤腰,一边又是一个侧身,对着明月的小腿就是一脚!

“扑通”一声!

明月直接重重地摔在了冰冷而又坚硬的冻土上......

李永康二话不说就骑到了明月的身上,并且一把就夺过了她手上的那把匕首,然后对着她的后脑勺就是“咚咚咚”的重重几拳......

“娘的!老子揍死你丫的!”

片刻之后......

明月已然一动不动地趴在了地上......

李永康却是慢慢地站起了身,然后不紧不慢地脱下了裤子......

恰巧!

一阵刺骨寒风“呼啸”而过......

李永康立时浑身哆嗦了几下......

“娘的!冻死老子了!”

李永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胯下......

那一向引以为傲的“行货”竟是也冻得缩成了“一丢丢”......

李永康有些着急地咽了口唾液,又忍不住地往四处打量了一下......

四周依旧是那黑漆漆的一片......

还有“呼呼作响”的北风声......

可这天寒地冻之际......

又是做贼心虚之时......

那不争气的“小东西”......

不管怎么“折腾”都丝毫不见“起色”......

李永康禁不住抽搐了几下嘴角......

可这越是心急火燎......

尿意就越发的上头......

李永康又冻得哆嗦了几下......

那泡早就憋急了的黄尿竟是直接“哗啦啦”地“冲”了出来......

那种“如释重负”的舒爽......

那股子呛人的尿骚味......

竟是让一向机警的李永康也松弛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

“啊!”

李永康突然惨嚎着捂住了还在“渗漏”的“命根子”,浑身痉挛地蜷缩在了那冰冷的冻土之上......

又是“嘭”的一脚!

明月再次用力踹在了李永康的脸上,然后一瘸一拐地跑到了一边,冷漠而又期待地看着“痛不欲生”的李永康......

那副“痛不欲生”的腌臜模样......

那副“春光乍泄”的作呕姿态......

明月禁不住目露凶光地捡起了冻土上的锋利匕首,然后目眦欲裂地朝着李永康的身前,再次一瘸一拐地用力走去......

“咚!”

一步......

“咚!!”

两步......

“咚!!!”

三步......

李永康的眼角止不住地剧烈抽搐了起来......

可那股子从胯下和小腹不断传来的剧痛......

竟是让他连一点点的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李永康急速“哼哧哼哧”地呼吸了起来......

甚至张嘴就狠狠咬在他自己的胳膊上面......

借此来缓解他腹内那种难以形容的绞痛......

而他看着明月的眼神里更是透着股杀意......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明月竟是突然止住了脚步,然后莫名其妙地弯下腰,捡起一堆李永康脱下的裤子......

李永康禁不住瞪大了眼睛......

明月的嘴角却扬起一抹狡黠的弧度......

“不!不要!”

李永康脸色煞白地摇起了头......

可明月却是已经抱着那堆裤子,边喊边逃地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救命啊!”

“救命啊!!”

“救命啊!!!”

不久之后......

角落之内......

火光通明......

“哈哈!他那玩意是不是结冰了?!”

“哈哈!这要是冻坏了,以后可咋办啊?!”

“哎哟哟,怎么那么小?!”

“哈哈哈!是不是掉了一截?!”

“哈哈哈哈哈!”

张绍仁和唐有家带着一众降兵围着李永康,不断地对着他那“精致”的“小玩意”,送出了“发自肺腑”的由衷“赞美”......

那一张张猥琐的笑容......

那一句句戳心的话语......

李永康咬牙切齿地攥紧着双拳,瑟瑟发抖地光着发白的身子,一动不动地站在“锥心刺骨”的冻土之上......

明月皮笑肉不笑地抬了抬嘴角,然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已经被扒光了衣服的刘蟒......

“这小子真是丧心病狂啊,竟然喜欢男人?!”

“你看看,他还扒光了里面那人的衣服!”

“真他娘的恶心!要不是咱们来得及时,后果不堪设想啊......”

“啧啧,就算咱们来了,这小子也不打算停手啊!”

“哎,说不定那小子已经被他给玷污了......”

“哎哟!真是畜生呀!”

张绍仁忽地挑了挑眉毛,目光复杂地看向了明月......

明月的眼泪立时从眼角滑落,神色更是说不尽的楚楚可怜......

“放心!有老夫和众兄弟为你们做主!”

张绍仁神情严肃地对着明月点了点头......

“扑通”一声!

明月竟是当众跪在了张绍仁和一众兄弟的面前......

“俺和哥哥一直相依为命,如今却差点遭了这歹人的侮辱......,他白日里就故意接近,却不想竟然是为了这等腌臜之事......”

李永康立即翻了翻白眼......

唐有家的脸色立时铁青了起来,并且主动将地上的衣物,都铺盖到了刘蟒的身上......

“大哥,这小子得赶紧取暖,不然肯定熬不过今夜了!”

张绍仁的脸上立时露出了一丝难色......

火把都快烧得差不多了......

更别说有什么柴火炭薪......

而且那最好的保暖方法......

张绍仁忽地抬头看向了衣不蔽体的李永康......

明月立即呜呜咽咽地哭出了声......

李永康禁不住瞪大了双眼,浑身哆嗦的也更剧烈了......

“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只是要委屈一下你家兄长了......,毕竟活下来......,才最重要......”

张绍仁神色凝重地用手指了指李永康和刘蟒二人......

明月的小脸蛋儿立时泛起了一阵红晕......

张绍仁不由得愣了愣神,就连到嘴边的话,也是一时说不出口了......

“爷!救人要紧,而且要是俺哥能活下来,俺也不想再追究了......”

明月哽咽地说了几句话,眼泪又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张绍仁有些不忍地皱了皱眉头......

“好孩子,识大体,这李永康虽说本就可疑,但如今咱们的处境,实在是不宜多生事端,今夜老夫会带人一直守在这里,让他们两个好好光着身子互相取暖......”

明月立即神色悲戚地“用力”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之后......

梁州,汉中郡,子午谷,某个隐蔽的小山洞内

火坑里“噼啪”作响地蹿跳着火星......

范长生呼吸均匀地盘坐在枯叶之中......

而恰在此时!

一条又长又粗的黑影也伸出了爪牙......

并且用着迅雷不及掩耳的超快速度......

一口就将老天师扑倒在了血泊之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