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皓秦雨欣蕊蕊

第四十七章 街亭战事

1个月前 作者:芝麻树

吕布以天水为据点在季书北伐军后方捣乱确实是有所依仗的。当季书率五万大军势如破竹打下街亭,兵临天水城想要一鼓作气解决掉吕布时,羌族骑兵到了。

三万羌族骑兵配合天水城的一万五千守军,季书人麻了。

之后才知董卓与羌族签有秘密盟约,他将西平、金城一带的陇西土地都许给了羌族,条件就是在有敌人进攻陇西道上的街亭、天水时,羌族必须出兵帮助秦军。

可以想见,吕布孤军置于天水是秦国高层早就定下的防御计划,若楚军直接向东进攻,就以吕布不断攻打楚军的后方补给,若楚军想先拔掉陇西的钉子,就能利用羌族对抗楚军。

季书不得已退兵到了街亭,羌族虽然履行了盟约,但似乎也并不积极,三万羌族骑兵在楚军离开天水地界时就退去了。

此时,马超部也重整旗鼓,留下徐荣率两万兵马驻守郿城和驻扎陈仓的黄盖遥遥对峙,而他整合了逃兵、新兵和安定守军后得到了三万杂兵追至了街亭。季书退兵街亭当时一头撞上,两军一番鏖战,马超似乎也明白麾下军队无法与季书五万精兵抗衡,留下一批人断后,果断放弃了与街亭相邻的五丈原,带着两万多残兵退入安定城坚守。

战事不顺,季书也不敢让段谷留空了,命蒋钦带五千兵马返回驻守段谷。后来所幸又将益州征调五万新军其中一万交给黄盖,使陈仓的兵力也达到两万,让他与徐荣周旋,能取得什么战果季书暂时就不管了。剩下四万新兵驻进段谷,由蒋钦日夜操练,提升战力,准备将来与主力一起拿下天水。

期间倒有一个新的战果,孙尚香率三千白荆军没走益州的安全道路,而是走荆州找太史慈借了两千水军北上打下了只千余守军、秦军基本放弃的上庸城,打通了襄阳到汉中的道路。

没多大战略意义就是了,毕竟北伐军的兵源和粮草都是靠益州提供,但公主殿下亲临前线又拿下城池,这样的消息传开了确实很能提振全军士气。听说街亭的新兵训练都卖力了许多,也算是一个收获。

战事在这个冬天基本陷入了僵持,唯有搜索赵云下落的探马一直在奔走,可赵云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愣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唉~~”

季书叹了一口气,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时间已经进入春季,凉州依然寒冷。

冬去春来啊,沙场的战将或许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我没想到没准备好的是我。

季书心中久久难安,不禁喃喃道。

“尚香追着你都从建业杀到前线来了,你若没死,这次按着你的头,我也要让大哥给你们赐婚了。”

帐篷里的黄忠、魏延两人互相看了眼,不由耸耸肩。

黄忠身为孙尚香的老师早就隐隐知道这丫头的心意,魏延则是这次事情才看出来的,只是如今赵云生死茫茫,说这些又有多少意义。

两人帮季书摆弄着沙盘,良久,魏延才开口道。

“军师,我军是兵力占优,敌军是三面包夹,最重要的是羌族骑兵不容忽视啊。接下来这仗您打算怎么打?”

闻言,季书也从感伤中振作了一些,发出一声冷笑。

羌族骑兵?

贾诩以为有胡人帮忙,我就拔不掉天水了?

“我不是已经和秦国开打了吗?”

魏延有些懵,可他问的是之后的战事从哪里着手啊!

黄忠凝视着沙盘,摸着下巴有些揣测道。

“军师的意思是,我军和秦国打了一年时间,凉州许多农事都被耽搁了,现在秦军粮草很大一部分需求是向魏国采购的。我军只要插在街亭,安定那边运送的粮草就只能绕道走酒泉、武威、西平,再到天水,这其中消耗的财力将提升数倍。军师打算拖垮秦军吗?”

季书点点头,魏延却皱眉了,他更倾向于在军事上突破敌人,对这种消耗时间的战法能取得多大成果持怀疑态度。这时,季书也向自己的两位副手解释起详细的方案。

“我原本是不打算用经济战的,正常作战只是消灭敌国军队,而打垮了经济就是整个国家的百姓受苦。可既然马超连用百姓做人肉盾牌这种事都干的出来,我又何必在意一时之苦,早点灭了秦国才是对凉州百姓最好的结果。”

“卡住交通要道只是其中一种手段。从去年起,凉州就四处燃起了战火,许多男丁被征调作战荒废了田地,不过天水附近的产粮还是够用一段时间的。今年春天开始,我会派斥候烧毁农田、坚壁清野,让天水颗粒无收,只能依靠武威那边的粮草运输。战事到了秋天,天水就要闹粮荒了。”

魏延和黄忠咽了咽口水,十分惊讶地看着季书。不过这次是黄忠皱起了眉头,魏延却隐隐有些振奋。因为这就是切实可行的阳谋,足以给秦国重创。

下令烧毁农田、坚壁清野是有些难开口的,别处这么干只是打击打击敌国,消耗敌国的实力。但秦国只有凉州之地,可没有别处找补,何况季书就是要困死天水,等闹了粮荒,死的可不止是天水的军队。

我的心倒是越发坚硬了。

兵戈相向、伐谋利好,拿下一个残破的凉州其实也并不符合楚国的利益,但管他呢,这其中功过就留给后人讨论吧。

季书失笑了一声,继续说道。

“正好尚香从建业带来了四只信鸽,我已发信给法正,让他在边境加强兵力巡查,严禁粮食、铁矿出境,并且派出商队去往长安重金收购战马和粮食。更别说罗网早安插了探子在长安,借机哄抬物价、鼓励商人们囤积居奇、煽动混乱,应该还是能办到几件的。”

“这火还要慢慢熬,等粮价涨到十倍,秦国就该急眼了。”

“以少胜多虽难,但纵观兵史,例子可真不少。马超和吕布会自己打上门来的,不把我军击溃,秦国熬不过今年。”

听完,魏延脸上带出一丝笑容,抱拳道。

“原本我还担心军师因为忧心赵将军的事耽误了军情,看来是属下多虑了。此计虽然多花些时间,但只要施行成功,秦军瓦解只在顷刻之间。”

黄忠犹豫着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