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皓秦雨欣蕊蕊

第678章喜事

1个月前 作者:忆秋

金荣新在庄家呆到了九点多才离开,庄建修亲自把对方送到门口,金荣新嘴上笑眯眯喊着留步。

“这个金荣新最近来得很勤快嘛。”庄乐看着金荣新离去的背影,撇嘴道。

“人嘛,多走动一下没坏处。”庄建修呵呵一笑。

庄乐一听,嘴角咧了咧,他信了才有鬼,心说你们这帮老狐狸,个个吃人不吐骨头,不过想到自家在日辉百货也有一点股份,庄乐也能理解父亲支持金荣新的缘故。

舒适宽阔的客厅里,中央空调的冷气让客厅保持在一个相对舒适的温度,叶天生和何文婧相拥着躺在沙发上,刚做完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两人身上都布满细密的汗珠,何文婧那白皙的皮肤被汗珠映衬着,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愈发迷人。

两人享受着事后的余韵,一番温存,何文婧显然已经忘了刚刚要问的‘正事’,起身去冲了个澡后,何文婧才恢复了平时的冷静。

“婧姐,要不晚上留下来?”叶天生看着沐浴后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何文婧,按奈不住内心的躁动。

“不了,突然不回去,秘书那边难免多想。“何文婧摇了摇头,又对叶天生道,”你也得回去,该守的纪律要守,党校学习不是儿戏。“

“得,那下次要见你就只能等我回三江了。”叶天生无奈的起身。

“也很快的,这一天天过的,转瞬即逝。”何文婧笑道。

叶天生笑着没说话,他也去冲了个澡后,重新穿上自己的衣服,何文婧已经在沙发正襟危坐,完事后何文婧脑袋清醒了不少,这会再次问起别墅的事,“天生,你还没说这别墅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就我刚才跟你说的那样,是自家的。”叶天生微微一笑,“这别墅是雅升地产名下的物业,我作为叶氏集团的二少爷,有这么一栋别墅也不奇怪吧?”

“天生,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何文婧显然被叶天生的话吓了一跳。

“婧姐,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叶天生笑道。

何文婧狐疑的看着叶天生,叶天生突然说的这个身份显然让她震惊不小。

知道何文婧不太相信,叶天生笑着简单把事情的原委解释了一遍,听得何文婧一脸的不可思议,“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听故事一样,跟电视小说似的。”

“呵呵,确实有点像狗血的电视剧情节。”叶天生耸了耸肩,旋即又笑道,“不过很多电视剧里放的豪门情节,可不就是取材于现实。”

何文婧听了,古怪的看着叶天生,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在别墅里呆到十点,何文婧看着时间不早了,站起身,”咱们也该走了,挺晚了,我明早还得开会。“

“嗯,那就走吧。”叶天生点了点头。

两人从别墅里离开,其间,何文婧不时的转头瞅叶天生一眼,知道叶天生的‘新身份’,让何文婧竟是有些不太习惯。

“一直看我干吗?”叶天生笑道。

“看看你有啥不一样。”何文婧抿嘴笑道。

“我不还是我,婧姐,在你这里,我始终是以前那个叶天生。“

“也是。”

何文婧凝视了叶天生一眼,没再说啥。

两人在别墅门口一起打车离开,先送何文婧到酒店后,叶天生才回宿舍。

宿舍里,叶谨言还没回来,叶天生心说难得对方比自个晚,先行洗漱一番后,叶天生躺床上看书。

快十一点的时候,门外才传来开门声,叶谨言回来了,对方一进门,叶天生就闻到了酒味,哟了一声,“叶哥,喝得不少吧?这酒味挺大的。”

“别提了,从中午喝到晚上,跟赶场似的,这场喝完赶下一场,要不是我自个节制着,估计现在早趴下了。”叶谨言摇头笑道。

“怎么,是有什么大喜事不成?”叶天生有些惊讶,他印象里的叶谨言是极为低调和克制的人,难得看到对方喝这么多酒。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忆秋西人书友会’,里头有本书后续的最新更新消息)

“算是吧,我这边的工作调动有了正式消息了,一些老朋友和同事给我贺喜呢,这种事也不好推拒,只能多喝两杯。”叶谨言笑道,一边说一边走去烧水,他带了点解酒茶回来,准备赶紧喝一点。

“听叶哥的口气,是要高升了?”叶天生眉头一动。

“也不是高升,级别还是那个级别。”叶谨言呵呵一笑,眼神里有些藏不住的喜意,“原先我在党校培训结束后是要到林川县挂职担任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现在有了点小变化,挂职还是到林川县去挂职,不过不再是普通的副县长,而是能入常。”

“这还真是大好事呀,叶哥,看来改天我也得请客给你祝贺一下。”叶天生笑道,普通副县长和常委副县长之间的差距,对于叶天生他们这些本身就是体制里的人来讲,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义有多重大,叶谨言嘴上说是小变化,但其实这绝对是其仕途的关键一步。

“天生,你这话就说反了,要请客也是我请客才对。”叶谨言满脸笑容,”不过你最近神神秘秘的,晚上要拉你吃顿饭还真不容易。“

“叶哥,不急,咱俩有的是机会。”叶天生笑道。

叶谨言闻言也笑了笑,又道,“天生,这几天没碰到庄乐他们找你的麻烦吧?“

“没有,你不是说他们打算等党校培训结束了再找我算账嘛,估计这段时间不会有动静。”叶天生笑道。

“你真一点都不担心?”叶谨言看了叶天生一眼。

“不担心。”叶天生微微一笑,“他们想怎么着,我都接着。“

“唉,你这脾气还真硬。”叶谨言无奈的摇头。

“叶哥,我知道你想帮我,谢了。“叶天生笑道,从叶谨言已经确定落实的工作调动,显然能看出叶谨言背后的能量也不小,否则也不会敢开口说要帮他化解跟庄乐那帮省城富二代公子的过节,不过真按照对方的方法,叶天生得道歉,对叶天生而言,显然也不可能接受这种结果。

叶谨言不知道叶天生心里有倚仗,看到叶天生还是这般固执,叶谨言无奈的笑了起来,暗道一声年轻真好,但年轻也容易摔跟头呐,叶天生这性格,以后怕是很难往上走了,特别是失去了韩宏儒这个靠山。(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忆秋西人书友会’,里头有本书后续的最新更新消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