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皓秦雨欣蕊蕊

101章生离死别高潮

26天前 作者:薰小柒

中午的太阳*辣的照耀着,将整个桃源俱乐部都笼罩在了一层金光之中。

只是,此刻的桃源俱乐部,却并没有因为这灿烂的阳光,而给人一种阳光喜气的感觉,反而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恐怖的气息。

顶层,七层,正在跟上官澈深情相拥的云楚,突然觉得身后传来了一股冰冷的气息。她本能的愣了愣,而后松开了上官澈,对上了上官澈那略带着*却十分好看的双眼。

上官澈也同样感觉到了什么,蹙眉,抬眸看向云楚的身后,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身穿棕色上衣,下身一条长长的牛仔裤的赵若妍。

她那一身衣服很大,裤子很长,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属于男人的衣服。

赵若妍是从蓝冰泉手里逃出来的,一路赶到了这里,并没有去换衣服,她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将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隐藏在了帽子里,因为她本身就长大比较高挑,帽檐遮住了双眼的时候,一般人还真的很难认出她是女子。

只是,一路上逃出来,她也吃了不少苦头,以至于此刻的她看起来狼狈不堪。

云楚扭头,看到身后一脸冰冷气息的赵若妍,眉头微蹙,而后嘴角微微勾起,冷笑道,“赵小姐好本事,被人绑架了也能出现在这里,是知道你父亲已经被我们的人抓住了,想要来救他的吗?”

赵若妍听到云楚的话,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指甲都陷进了手心。可见她心里是多么的怨恨云楚。那种恨不得将对方撕裂的怒气,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云楚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只是,云楚并不害怕赵若妍,现在她父亲已经被上官睿和云景抓住了,失去了赵首长保护的赵若妍,根本不足为惧。

而且,云楚跟赵若也交过几次手,依她的了解,赵若妍的本事也就那样。要不是有赵首长一直在她身后撑腰,她根本就什么都做不成。

“云楚,你以为让蓝冰泉绑架我,就能关着我了吗?哼,只要我赵若妍还有一口气,我就绝不会让你好过。”赵若妍咬着牙,大声的叫着。

云楚耸耸肩,懒懒的道,“早知道还我亲自去抓你的好,蓝冰泉那人,果然是靠不住啊。”

云楚眯起眼睛,眼底也闪过了几分怒气。这就是蓝冰泉说会让她后悔的原因吗?她以为蓝冰泉跟别人是不一样的,至少,他一直很理智,一直都目标明确,而且从不是那种卑鄙小人。

却没想到,他为了对付自己和上官澈,居然……

其实,云楚并不想相信蓝冰泉会是那种卑鄙小人,只是,此刻看到赵若妍站在自己面前,她却忍不住要迁怒于他。

“哈哈哈,蓝冰泉真是可怜啊,他为你做了这么多,结果却换来你这么一句话,云楚,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会不得好死。”赵若妍大叫着,近乎疯狂的从身上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对着云楚和上官澈丢了出去。

云楚眯起眼睛,本能的抬起脚,打算将那东西一脚踢开。

而上官澈在看到那快速飞向自己东西时,却是瞪大了眼睛,一把将云楚拉到身后,伸手,飞快的接住了赵若妍丢来的黑色的东西。

云楚不解的看着上官澈,才发现上官澈一脸凝重,看着手中发出“滴”的一声,然后开始飞快跳动计时表的东西,气得额头青筋暴起。

“定时炸弹……”云楚看到上官澈手中那东西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简直不敢想象,刚刚要是她一脚踢了过去,踢中了这东西的话,后果会怎么样。

赵若妍似乎料到了上官澈会将那东西接住,脸上没有愤怒,而是大笑着,道,“哈哈哈,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上官澈,你果然是最优秀的。只是,最优秀的男人,却配了这么一个愚蠢的女人,真是浪费。”

言外之意就是,上官澈这样的男人,要跟她赵若妍在一起,才是绝配。

云楚冷笑,道,“我们阿澈当然是最优秀的,只是,赵小姐您已经优秀过头了,我们阿澈怎么配的上你呢?”

这个赵若妍,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不死心,还想着要跟上官澈在一起吗?也不想想她早已经是残花败柳,如今又马上要身败名裂了,如何能配得上上官澈呢?

上官澈也笑了笑,紧紧的拉着云楚的手,云淡风轻的道,“可不是,物极必反,我跟丫头在一起,那才叫绝配。”

赵若妍疯狂的大笑,“哈哈,哈哈,上官澈,到现在你还是要坚持你的选择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杀了云楚,我就放过你,要不然,一分钟后,你手中的定时炸弹爆开,我们都别想活着离开。或者,你想丢掉它也行,它会立刻爆炸,然后,这里就会变成废墟,而你和你身后的女人,也将深埋此处,哈哈……”

上官澈看着手中的定时炸弹,时间表在不断的跳动着,时间一秒一秒的减少,心中也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但脸上却依旧镇定,“有本事就你亲自来杀了我们,你以为这样的定时炸弹,能奈何的了我们?”

“怎么,难不成万能的上官澈还会拆炸弹?有本事你就把它拆了。”赵若妍冷笑着,高一身宽大的衣服,将她纤瘦的身子显得更加弱不禁风。在这凉风阵阵,艳阳高照的阳台上,她的样子却不但不叫人觉得可怜,反而像是恶魔一般吓人。

“若我真的能拆了它呢?”上官澈说着,低头,看着手中的炸弹,上面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秒,还剩下一分钟。

“你拆啊,哈哈,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拆几个?”说着,赵若妍又拿出了一颗,就要对着云楚和上官澈丢过去。

上官澈神色一变,怒道,“赵若妍,你疯了吗?”

赵若妍笑的很是狰狞,那脏兮兮的脸,此刻带着张狂的笑,“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这一切都是你跟云楚你那个小贱人逼的。上官澈,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却落得这样的下场,难不成你还指望我能感激你们吗?”

上官澈深呼吸,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对赵若妍道,“你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我欠你的,既然是我的错,就跟楚楚没有关系。”

“哈哈,哈哈哈,怎么,上官澈,你心疼云楚了是不是?你想让我放过她?做梦!”

“我陪你一起死,还不够吗?”上官澈露出了无比妖孽的笑容,紧紧的握住了云楚的手,而后松开,再没有多看云楚一眼,一步步的走向了赵若妍,笑道,“难道你希望我们去了地狱之后,还要有个云楚跟你争,跟你抢吗?”

赵若妍失神,深深的看着上官澈俊美无双的脸,听着他那像是甜言蜜语的话,心开始慢慢的动摇了。

是啊,活着的时候,云楚就抢走了她的一切,难道,死了之后,自己还要被云楚这个贱人给压着,永远不得翻身吗?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让她跟上官澈,同年同月同日死吧。

有人说,要报复一个人,最狠的手段,不是杀死那个人,而是让她好好的活着,看着她身边的人,她在在乎的人,她爱的人,一个个的死去,她却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倒下,她却只能继续活着,痛苦的活着。

想到这里,赵若妍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她双眼瞪得大大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大笑着,“哈哈,好,说的好,上官澈,你果然是个狠心又细心的男人,你想保住云楚是吗?好,很好,我成全你。我能跟一起死,而云楚却只能一个人痛苦的活着,哈哈。很好……”

云楚看着上官澈一步步的走开,慢慢远离了自己的上官澈,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一般,呼吸都觉得困难。

她伸手,想要去拉上官澈,想要阻止他的脚步,却被身后突然伸出的手给拉住了。

云楚抬眸,对上了连清言那紧张的脸,便立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拉住了连清言的手,激动的看着他,“连哥哥……”

“别担心,相信他。”连清言感觉到了云楚的惊恐和不安,也紧紧拉住了她的手,镇定的安慰。

而上官澈已经来到了赵若妍的身边,拉住赵若妍那只脏兮兮的,握着定时炸弹的手,低声道,“既然要让她活着痛苦一辈子,现在是不是应该让她离开了?我也很想看看,我上官澈看上过的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不能有这个本事逃出去。”

赵若妍被上官澈那妖异的笑容迷住了,不由的点点头,也笑了,“好,还有四十多秒,我就给她一个机会。要是她能逃出去,我就让她活着,要是不行,就别怪我了。”

云楚却是摇着头,激动的冲向上官澈,大声的叫道,“不,不要,阿澈,你回来,回来……”

他要做什么?他怎么可以……

上官澈不舍的看着云楚,看着她那已经弥漫着泪水的双眼和颤抖的身体,看着她脸上的慌张和毫不掩饰的内心的恐惧,心中却只剩下了坚决。

他也知道,活下来的人才是最痛苦的,但他却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他要她活得好好的,哪怕他离开了……

他张嘴,冷冷的道,“还有三十八秒,不想死就快点离开了。”说罢,上官澈不再看云楚。

云楚被连清言紧紧的拉住了手,不管再怎么挣扎,都始终挣不开,只能咬着嘴唇,大声的叫着,“阿澈,我不要离开,我要跟你在一起,你回来……不要这样。”

“相信我,去下面等我。”上官澈的薄唇动了动,无声的诉说着自己承诺,安抚着云楚激动不安的心灵。

云楚摇摇头,咬着嘴唇,叫道,“你答应我,一定会好好的,答应我。”

上官澈闭上眼睛,点头,额头的青筋暴起,咬着牙,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和痛苦,叫道,“快走。”

再不走就没有时间了,他不能让她受到伤害,至于他自己,他会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活下来。

听出了上官澈语气中的坚决和不舍,云楚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任由自己的指甲刺破了手心也不觉得疼,只是咬破了嘴唇,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般的低声说了一句,“我等你……”

上官澈忍住要流泪的冲动,点点头,在赵若妍看不到的地方,对云楚点点头,露出了妖娆的笑容,低声喝道,“走!”

“楚楚,相信他,他不会有事的。”连清言拉着云楚,快速移动脚步,往电梯口走去。

而赵若妍此时还沉迷在上官澈那难得的温柔中,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流泪满面,依依不舍的云楚,叫道,“叫你滚就快点给姑奶奶我滚,要是走的慢了,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赵若妍说着,大笑道,“哈哈,还有三十秒,云楚,你要是有本事从七楼逃出去,我就让你活着。”

说罢,又紧紧的拉着上官澈的手,笑道,“还有三十秒,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永远,永远都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哈哈……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是的,自从她被阿龙那些人玷污了之后,她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念头,只是不甘心看云楚跟上官澈继续相亲相爱,逍遥自在,才忍辱负重的活了下来。被蓝冰泉抓走了之后,她也想过要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想起那些仇恨,她咬牙,坚持的活了下来。

她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去引诱那些讨厌的守门狗,只为了能离开那个鬼地方,然后跟云楚和上官澈他们,同归于尽。

一个人要是连死都不怕了,那绝对是可怕的存在。

云楚咬着牙,深深看着上官澈那娇艳的笑容,像是要将他这灿烂的样子,永远,永远的铭记在心里一般。然后,在上官澈有些不耐烦的焦急中,转身,跟着连清言一起,大步的上了电梯。

楼层的电源已经恢复,从七楼到一楼,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但云楚和连清言来说,却还是非常的紧迫的。

云楚一直强忍着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不停告诉自己,上官澈一定是有了对策,一定是知道要怎么对付赵若妍,或者,他真的会拆炸弹,让自己离开,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影响他,他一定会制服赵若妍那个疯女人,一定会跟他说的一样,会回来的。

只有这样不停的劝着自己,她才能咬着牙,让自己的脚步变得更加坚定。

看着云楚跟连清言慢慢远离了自己的视线,上官澈闭上眼睛,眼眶上终于还是滑落了一滴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上官澈自认自己是个铁铮铮的男子汉,懂事以来就再没有流过泪。但是想到自己今后可能要永远见不到云楚,想要她会因为自己而每天以泪洗面,一蹶不振,像赵若妍说的那样,痛苦自责一辈子,他的心就开始狠狠的抽痛起来。

他早上离开的时候,已经偷偷的给云楚套上了一枚闪亮的钻戒,打算今天处理完赵首长的事情之后,就跟云楚求婚,然后下个月就举办订婚宴,等云楚二十岁之后,他们就结婚,再生两个可爱的小孩,他这一辈子也就别无所求了。

然而,他好不容易有了想要结婚的念头,却没想到这样的念头才刚出来,他才刚有一点小行动,就被扼杀了。

这难道就是命运吗?命中注定他要孤独一辈子?

想起云楚昨夜不安的跟自己纠缠时那主动的样子,上官澈嘴角又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心中也立刻收起了那些不安和消极的念头,开始想着办法,在这几十秒的时间里,制服赵若妍,将手中这两颗炸弹给处理掉。

赵若妍见云楚离开了,嘴角不由的勾起,得意而又嘲讽的笑道,“哼,阿澈,你看,这就是你看上的女人,贪生怕死,一想到要死,就立刻撒丫子逃命去了。”

上官澈收回思绪,看着赵若妍反狰狞的笑脸,低声道,“是啊,到最后,也就只有你愿意为了我不顾自己的性命了。”

赵若妍眼前一亮,对上官澈笑道,“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上官澈点头,伸手,温柔的拂去赵若妍脸颊上凌乱的头发,笑道,“是啊。是我看走眼了,才会对你这样真心待我我女子不屑一顾。云楚又小又不懂事,身材也不好,怎么能跟你比呢?”

赵若妍低着头,娇羞的笑道,“你,你终于看到我的好了吗?”

“妍妍,难道你连将死之人的话都不相信吗?”上官澈说着,悔恨的低着头,眼底满是伤心。

赵若妍何曾见过上官澈这样的表情,顿时就有些乱了,再听上官澈叫着自己的昵称,立刻心花怒放,想要伸手去抱上官澈,却发现手里还拿着一枚炸弹,蹙眉,不耐烦的就要将手中的炸弹丢掉。

上官澈慌忙拉住她的手,道,“妍妍,我话还没说完呢。”

赵若妍明白上官澈的意思,红着脸道,“还有十多秒了,你要说什么,快点说吧。”

上官澈的手抬起她的脸,狭长的凤眸深深的看着她的双眼,道,“我是认真的,妍妍,难道你真的不想跟我一起活着,为我生儿育女,幸福的过一辈子吗?”

赵若妍的情绪有些激动,道,“我想,那本来就是我的目标,可你却没有给我机会。”说着,她又叫道,“都是云楚,都是她,要不是她,你早就是我的了。”

上官澈接着劝道,“那,我们先把这些炸弹什么的处理掉,暂停掉,再去将云楚收拾掉,好不好?今后,我们就可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再也没有人能分开我们了。”

赵若妍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迷茫,愣愣的点头,“杀了云楚,我们就可以好好的活着,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了……”

“所以,我们还不能死,不让让那些人得意了去,对不对?”上官澈认真的看着赵若妍,低声问道。

赵若妍点头,“对,不能死,我们不能死,不能让云楚一个人活着。”

上官澈以为自己成功,只要赵若妍将这定是炸弹暂停,或者将她手中的炸弹交出来,他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炸弹处理掉。

但,赵若妍这个时候却是疯了一般的扭头看着楼下云楚所在的地方,大笑道,“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凭什么云楚能活着?她最该死。”

上官澈一惊,慌忙要阻止赵若妍,却见已经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然后将手中那一颗炸弹对着云楚所在的地方,用力的丢了出去。

……

此时,云楚已经出了桃源的门口,上官睿和云景以及云寒等人也已经将赵首长及其手下带上了车,就等着云楚他们出来就可以离开了。

连清言拉着云楚,快步的来到了门前的空地上,那里停了许多车辆,除了警车,还有沐银和上官睿等人开过来的。

看到云楚出来,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云寒和云景以及沐银快步迎了上去。

云景道,“楚楚,清言,没事吧?”

云楚摇头,严肃的道,“立刻离开这里。”

上官睿蹙眉,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说罢,见云楚被连清言拉着手,再看他们身后,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上官澈的身影,不由的追问,“我哥呢?”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云楚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她死死的咬着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是连清言比较冷静,对上官睿和云景等人解释道,“这里很危险,先离开,上车,快点。”

上官睿不明所以,刚想追问,却被一双手拉住了。

他的身后,沐然拉着他的手,认真的看着他,摇摇头道,“别问了。”

对上沐然那认真的眼神,上官睿才发现云楚几乎连走路都走不稳了,要不是连清言扶着她,估计她早就摔倒了。

虽然很担心上官澈的安危,上官睿还是忍住了追问,跟着连清言等人上了车。

云楚忐忑的看着楼顶,那里,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上官澈和赵若妍的身影,虽然很模糊,但看到他还好好的,她的心就安定了许多,只是希望,上官澈能好好的从上面下来。

握住手指上那一枚钻戒,云楚闭上眼睛,一遍一遍的在心里祈祷着。

只是,她等来的不是他安然下来的消息,而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题外话------

亲们,文到这里,剩下的基本上就是结局了,过几天可能需要请假写结局,嗷呜,希望亲们谅解。

番外什么的,等小柒考完试了一定补上,小银子的肉,上官睿的肉,云楚和大叔的肉什么的,只要亲们想看,小柒就会尽力满足。但是,考试前真的没精力码字了~(_

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关闭